昵称:青藤sky
笔名:青藤sky
总点击:43991098
总推荐:39465
总积分:44966671
目前排名:第 480 名


青藤sky的专栏公告板……



青藤sky的作家简介……



青藤sky的专栏关联贴吧……



青藤sky(笔名:青藤sky)

丝来的新娘 【连载中】
我还记得你的稚嫩,注定我此生沉沦,我还记得你的唇靥,蚀刻诗篇的文言。向你已变成文言的光阴挥手,那光阴柔和而散迭,我一片一片翻开存你的身影,那身影执拗而癫狂。史书上飞舞的尘埃,可有一片还是你的衣鲜?青森里锈红的蹄铁,可有一轮还是你的兵燹?让人多想,回到过去的时间,去看看你的容颜,只
天将策 【连载中】
“我不是很喜欢雪。”那片白茫茫的大地一下来,就什么都没有。
四叶物语 【连载中】
为你摹一路丝遗,白绫绘海清为你响一曲珠帘,覆盘多少心琴弦里的细小尾音染上胭脂的红泥烛照日夜为岸同君一席非你琴瑟不和鸣阅尽人间良计只为接近你接近你丝垂珠沾葡萄盅烟榭水幔石榴红恰似比海更深情的你将我的吻痕拓印沉溺推杯举盏琉璃冷梦上桥阙露华浓倾琴笑里声青杏伊人瓮一页一页读透你未熟……为
寻找希太 【连载中】
为什么不妨我了日光,刺痛到每一泽脊梁哒哒熙熙攘攘,和你的生命果断圆场。甜到了我的肖像,群情打散了模样,在我灵魂里把十字植向,血一粒饮食的方。噬甜的人从这里有了两种微创,眼泪撑住了甜蜜的样状,哒哒熙熙攘攘,夜一族离开续命的佯装。……伎俩问本性的欲望,为什么我如此悲伤?哒哒熙熙攘攘,
天子侧 【连载中】
(凌迟)
你说天多高,
路多识,
才可以让人对抗命运的陆离?
我问梦多深,
人多似,
才可以让人对抗命运的恶戏?
胜负场里走,
棋逢谁先手,
当时饱肚全依当年奇虫谋,
米酿兑稀酒,
唇品舌尖留,
一醉便不觉房梁轻连夜漏,
粮食换军马,
骁营对胡骑,
千机 【连载中】
我独自枕守着风与雪的戈壁,
等待蜃像晕开笑意,
共要耐过多少颠沛流离,
才能让思念拥抱幻影?
一颗心里装着家的习性,
听惯了,北风的消息,
总有 人醒,
你留下遗骨在河底标记,
我向着人群万千来寻,
尝过秋风的萧瑟,
尝过细雪的沁寒,
武略题在纸上,
说的
天堂此刻 【连载中】
钢铁咆哮,大地燃烧,黎明的呼唤即将张开现实的翅膀,破晓的金光爬上地平线的一端,擦干泪水与血迹的人们,将最后的努力化为史诗般的非凡业绩。一个厌战的苏联上士车长马烈京,被迫接手了这个自杀式的使命;一个身手敏捷的囚犯列兵装填手维连科,被赦免参加战争;一个眼光独特的苏联政委总策划者奥金,
铁翼蓝天 【连载中】
2050年,地球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能源革命,而人类的野心已经无法阻止,随着殖民火星成为可能,地球上的强国一边互相指责他国的野心计划,一边吞并那些平原地带的小国秘密进行各种军事实验。2055年美俄核战争终于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致使地球表层土壤已然不适合地球生物的生存,为此,以色
堕落的血液 【已完结】
故事背景定在一战时期的奥匈帝国,时任赛宾城总指挥的莱昂郝特.卡列金上校是吸血鬼血宴同盟会的一名公爵。在战争中逐渐发现了血族的残暴与人类的无助,便下决心站在人类一方,与吸血鬼与美军对抗。纯粹的对抗关系,是死亡与恐惧交织的悲剧,在血与火中迎来新生的他们不渴求还能看得见明日的朝阳,只希
纯白的背信者 【连载中】
庞特尔是英格兰的一名出身贵族的律师,年轻的心里充满了嫉恶如仇的欲火,从看断鲜血弥漫的世界开始,便执意要为吉普赛人打一场真正的官司。安布罗希亚是巴伐利亚州的一名金矿矿主的女儿,加莱主教的侄女,从在加莱救下庞特尔的那一刻开始,就深深的眷上了这位正义爆表的火属性的少年。如何才能得到真实
驹上不知身是客 【连载中】
梦里带不出来的,睡了也不要想着带过去……蓝紫紧着脖颈上猩红的纹鳞,饮着了续命的香甜。你是神兽,还是恶魔?我是睚眦……这是个有仇必报的故事。
寒訫 【连载中】
蒲公英对乌云和闪电风是多么新鲜两个身影掠过房间机警了土犬耳尖指针从弹蕾中领取了时间烈风是多么新鲜听见——听见——听见我去不到你在的海面忘掉你的名字和许多语言……蒲公英对乌云和闪电雨是多么新鲜两个身影掠过水帘天鹅交颈而眠指针在钟乳中领取了时间打痛我的指尖你的眼睛在夜里眨看见——看见
香城沙 【连载中】
或许从一开始就可以猜中结局人妖殊途我却在过程中迷失为一闪一念的幸福,付出一生的时间
蒋家一味情 【连载中】
我是你在镜中做了鬼的脸我怎么能活着?你怎么能解脱?
凉兰照汉阙 【连载中】
为你描一眼封邑,谁侧宦海清为你叹一曲河晏,腹儿多少心琴弦里的细小尾音染上胭脂的红泥烛照日夜为岸同君一席非你缶瑟不和鸣阅尽人间良计只为接近你接近你丝垂珠沾葡萄斛烟谢水漫石榴红恰似比海更深情的你将我的吻痕拓印沉溺杯推盏举琉璃冷梦上桥阙露华浓倾琴笑里声青杏伊人瓮一盘一盘颉透你年少未熟…
桀冕戎英志 【连载中】
他叫姒履癸,就是那个被世人称为猛兽的男子,夜色般干净利落的发髻,身披硬木拼合而成的甲衣与皮袍,眸子中流淌着深不见底的潭水,流逝着稍纵即逝的暗红色,纤长的手掌上一道道马鞭的勒痕翻出淡淡的粉红,缠绕着丝丝缕缕灰色的剑茧,这是长期用剑留下的痕迹,也是他身为征夫最有效的见证。他有着极为复
共有16作品
!举报不良信息
2022, LC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 版权政策 | 使用协议 | 不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