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欧阳晗黛……


博文列表 ( 最新 | 全部

世人总是可笑地以为只要有爱情,凡事都能迎刃而解。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男人总是喜欢显露自己的臂膀,让女人依靠,而女人总是爱将自己的痴情挂在嘴边,让男人心碎。有一天,他们相遇了,携手相爱,相拥相吻,孰不知早在他们相识的那一刻,他们就已在自掘坟墓,而最可笑的是,不仅如此,他们还常为爱的痴念而困惑。 “你爱我吗?会和我一辈子在一起么?女人问道。“我当然爱你,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男人回答到。多么贫瘠的对话啊!他们在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他们的人生中还有比爱情更加重要的东西。爱情固然重要,但是你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情侣们为了追逐他们所需要的,来到了世外桃源,他们远离世俗的眼光,竭尽全力、攀登到悬崖之巅,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守住他们的情,他们俯瞰人间,向全世界彰显着自己的丰功伟绩,他们叹笑世俗的金钱、权利以及爱情,认为自己从此将跳出滚滚红尘,正当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沾沾自喜时,却
“金无赤足,人无完人。”世间几乎不存在完美,男人总是爱用完美来诠释自己的女人,他们无耻的认为自己的要求其实也不多,只不过是希望自己女人的脸蛋漂亮一点,身材苗条一点,声音娇媚一点。可是,有些女人已经完全达到他们预期的标准,可是为什么他们还是会嫌自己的女人不够完美呢?真正的原因在于他们自己并不完美,正是由于他们的不完美,他们才想极力在自己的女人身上寻求完美,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弥补他们自己身上的不完美。而这种现象在女人的身上其实也是存在的。 不完美总是傻傻的在镜子面前装饰着自己,极力掩盖自己的缺陷,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心中的完美爱上自己,只是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是:这世间哪有完美的存在,他们所认为的完美只是近趋于完美罢了,当他们发现自己爱的人不够完美,他们又会傻傻地去追逐那份自己心中的完美,可是哪里会找得到呢?他们所认为的完美只不过是心中的一个幻想罢了!等到幻想破灭,他们又会在心
你、何时落下帷幕 2011-11-06 16:31:31
零碎,枯死的记忆,随风飘落,轻轻挨着你远去的车辙,当年我们相遇在不同的街口,相识在不同的时刻,等着、等着,我们错过。然而,时间困住了我的灵魂,缠绕我的思绪,其实我知道,我的孤独是注定…… 我曾天真的以为,你的出现会让我停止孤独的舞步,会让我不再独自哭泣,会让我不再依恋黑夜,会结束这场华丽的独舞……渐渐地,我开始迟疑,我竟分不清,你是真实的存在,还只是我梦中的幻境。我只知道,我们虽然靠的很近,但你深邃的眸子却总也望不到我,不知从何时起,我们成了陌路人,而我只能独舞,随着华丽而悲伤的乐曲,随着孤独的舞步,舞动没有灵魂的驱壳。在一曲曲摄人心魄的旋律中,我渐渐迷惘,想离开,却迷失了方向;想逃离,却捆绑了自我。从那时起,我便知道,没有人能让我摆脱他们,因为唯有它们才能麻醉我残缺不全的心,孤独的舞步是我的依靠,独自哭泣是我逃避的途径,依恋黑夜是我唯一的慰藉,华丽的独舞是我的宿命。
消逝的地平线 2011-11-06 16:29:12
黄昏的最后一场梦魇是一缕淡淡的余辉,远处的某些地带好像是太阳底下铺开来的一条条漂白的织布,连接着大地和天空,夜幕降临,华灯初下,那些地带逐渐呈现出灰色、而轻柔的、隐约可见的薄雾和浅蓝色天空融合在一起。那仅存的地平线本想寻求绿洲的慰藉,可天边的狂风怒吼,飞沙走石,令绿洲气喘吁吁,随即地平线也消逝于黄沙默默的沙漠中…… 坚硬的荒原,一望无垠,灰茫茫,朴实得连一条皱褶都没有,凄清、空旷、荒凉、寒冷笼罩在丢了边似的苍穹下。连那里的最后几棵棕榈都枯萎了,难道连生命也战胜不了沙漠吗?无情的月光啃噬着我血液中的每一个细胞,仿佛今夜就要将我的生命线褪去。夕照中,心中风与热的涌动,就像燃烧的火焰,而到清晨,又将化为灰烬。沙丘间是白色的谷壑,我们骑马穿过,每个足迹立即被尘沙掩埋,而白骨蔽野的骆驼却时刻出现在我眼中,让我分外疲惫,每到一座沙丘,我总觉得难以跨越了,沉重的步伐停滞在原处,再也无法向前。
无根落叶、为谁迷失 2011-11-06 16:27:24
那一夜,你头也不回地走了,大地对你说:“究竟哪里才是你的归宿?”你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你沉默了,无根的你注定要漂泊,无论怎样努力,最终也摆脱不了孤独的结局、轮回的宿命。 为了生存,你不惜背叛曾经依偎的大树,而就在秋季你纷纷凋零,或许只是为了在寒冬来临之前寻求大地的庇佑,孰不知你被世人踩在脚底;为了生存,你亦不惜抛弃自己的尊严,深入地下,为的只是肥沃的土壤对你的灌溉,或许只有如此你才能再次接受生命的洗礼,重回大地的怀抱;可无知的你又一次错了,历尽艰辛深入地下,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就在那一夜,你绝望了,为此,你渐渐迷失…… 就在你走了很久很久之后,你的粉丝蜂拥而至,他们视你为先驱,跟随着你的步伐,妄想到达重生的彼岸。此时的你只是淡然一笑,你不再追逐,只是深埋地下,静静地看着你的粉丝同你之前般无知,你却并没有阻止。你漠然了,面对他们,你有的不再是同情,而是旁观,你笑他们的天真
步入深冬之际,漫天飞雪,“不知是你太过寒冷,还是我太过心碎。”虽然从头到脚都裹得很厚,但严冬的气息还是一点一点地从脚底渗进头皮,全身早已开始发麻,静静地伫立在那里难道只是为了坚守雪的誓言么,我木然了。 那天,你对我说:“下雪的季节也能储存爱情,并非要等春暖花开之季。”我心动了,我们漫步在深雪之中,畅谈,牵手,拥抱,甚至接吻……就好像是在沙漠之中找到了一缕甘泉,感觉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甜蜜。 可是,后来我犹豫了,我对你说:“即使严冬足够漫长,那过了之后呢?我们的誓言真的能够不融化么?”那时的你并没有回答,只是笑我太傻,太伤感。置于洁白雪上的我们,虽然心灵得到充分的洗涤,能够坚守属于自己心中的那份美好,可是雪终有融化的一天,等到那天的到来,我想任何誓言都会随着雪的消失而破灭吧。 我们依旧走在白色的林荫道上,可此时的我们并不如初般,我们沉默了,直到路的尽头,我们只以普通的告
花落了、人逝了,错觉已进入冬季,体内,零下的封存;体外,三十七度的记忆。不知不觉已踏上远方的征程,故事就此拉开序幕,可你究竟何时落下帷幕,我戛然了。只能听见你随着风若即若离,而我离得很远,只为逃避你脸上点点的悲哀,可即便如此,你也终有凋零的一天,那时的我还会苦笑着释怀么? 你,离我渐渐远去,曾经的逝去,只剩下触不到的可惜,我们之间,残留的回忆,也将凋零。一切的一切,在我们之间静静地诠释着,一直以为不会有人打扰,可就在你盛开、凋零的瞬间,早已有人默默地伫立在你身边,等待重拾曾经的美好。他,静静地观望着,仿佛这一切的开始、结局,他早已明了,只是为了不让你错过生长的季节,他默然了,只想等你凋零的那一刻,轻轻捧住你,为你抚平伤口。你却说:“已经凋零的花瓣还会再回去么?已经刺痛的伤口还会再愈合么?”此时的你再也不想停留,只想深埋地下,等待下年的轮回。 “时间的流逝能够抚平
共有7篇博文
!举报不良信息
2016, LC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 版权政策 | 使用协议 | 不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