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白桥加林……


博文列表 ( 最新 | 全部

人---x 2013-08-22 17:41:22
把心挂在天上, 黑白色的皮肤, 孤独从此, X+Y次的, 复制, 粘帖, 印刷, 出版。 躲在人世做鬼胎, 安分的造着孽。 鬼一样的活着, 娘胎里雷打过的心。 安静的烂在这里, 疯瘦的骨头, 干净的一丝不挂, 让智慧的心包裹得丰满, 你从来就与众不同, 淡淡的心, 我死在2007, 1988回来纪念你, 把故事折叠放回心口。 我就是下一个Ren---x. --------------白桥加林
疯人定则 2013-06-22 17:00:03
疯人定则 那天, 可以再活过来, 诠释存在。 流浪人的街, 猥琐着阴冷, 丑化了夜的疯。 23公里, 披上疯人装束, 奔跑, 朝向我的心脏。 是什么, 摇滚了我的神经, 刺激我的心, 呐喊, 想掏出心来 , 看看是什么鬼模样。 可怕, 会吓死自己。 低潮, 潮了我的心, 不好意思啊, 潮不了我的人生。 如果你和我一样心情, 我们一起把过去打包。 坚持我们只做好人, 好人而已。 从此 , 把心跳挂在天上。 ——白桥加林
在我的心里这是没有熟透的故事,那时候,我在初冬遇见。一个心灵的客,给我讲述了一颗不安的心,听着这颗挣扎的心跳,就像我的手触到她裸露的心膜,薄薄的让人有一种担心和轻怕,想一把捏住她的心,压住那不安的跳动。再听下去了解了,这颗心不停的打着转,她走不出自己画的恶圈子,遭受痛苦是自己的心霾所受,已是病入膏肓,还有药可救,既然遇见,那我轻下一味药,希望她和她像她一样的孩子们,能够好起来。 追求幸福是一种权利,无论是谁,只要你想拥有都可以的,你想要的幸福是什么颜色,什么奇形怪状?不过,你不得贪心。幸福来时好好珍惜,不属于自己的学会放弃。“傻”啦啦,就是一个渴望幸福滋润的女孩子,二十三岁,这样美好的年纪,应该是美得像花吧。而在她自己看来,自己没有天生丽质的容颜,没有碧玉般的清清纯纯,没有清泉般细细有味的温柔。小时家是贫难,没读得读上几年书,没有想过
天边 2013-04-06 20:18:27
幸福,它来的轻轻悄悄,就小心翼翼呵护着,细细滋养这温柔,润润的轻吻这细腻跳动,长长久久的渴望,在这温润的季节长啊长,守候是它最好的营养,一个人默默的,两个人静静的,爱来来回回划着圈,轮回里看见谁一苍容颜!让可爱季节温润着的两颗心,让年轻成色嫁衣,整装成双人程旅行。。。
听说想念 2013-03-04 02:23:06
靠着走道的墙剩下可怜力气, 含着半截叫兄弟的烟, 抽麻了心。 脱着脚爬上宿舍五楼, 扶着洗手台两脚有点左來右去 哇哇。。。。。 这个节奏吐干净这城市的营养, 看看镜子里的是不是我, 来笑一个。 抹一把嘴。。舒服了。 一把推开重土土的门, 这夜里的呼声磨牙的节律, 格外的亲切。 鞋子踹掉脚好臭, 爬上我拉的窝里, 衣服裤子枕头那是那啊。 还有一堆没看过的书, 硬鼓冰梆。。。 拉起窝草卷缩起僵硬的身子, 昏魂的就想睡。 醉醒醉醒。。 晶莹的泪流到耳际, 一夜潮。
心窗 2013-02-25 04:16:26
这里好清心,这小小村庄像一个倾斜的盆子,在盆口的面向,就算是阴雨的天也透着亮亮的光圈,就像这神圣的土地的信仰。 一夜烂觉的我想散去久留心埋的湿气,爬上屋子平顶,不知怎么的这里有种亲切,也许只是我这远来之客自知自觉吧。昨夜小雨撒了娇湿湿的气,昨来好友家时已是小夜,四下也没看个清晰,摸着小路来了,小路细细长长绕山绕水,围着村庄就像这盆口金色的圈环。来到家里只有爷爷奶奶在家,晚饭都热了几次只为等我们回来。我的到来他们实为高兴,奶奶都和我们喝了几杯小白酒,七十几岁的爷爷奶奶身体还硬朗,我也高兴醉意朦胧,昏昏的睡去了,小雨一夜知心知凉。这早才散懒借看天气,村庄栏在山的半腰,一眼看得清醒,一场清新胸口里舒畅,久憋心口的霉气换回轻膛,着然舒畅。沿斜坡下,就是哈尼小梯田子,青青的稻秧心都随种田里了,天还是半晴带阴,村子正向几路残光漏了下来,透透着亮。 幽梦回景依然在, 旧客初来清醒怀。 深意来香弄
草鱼姑娘 2013-02-15 20:02:37
天半晴半晚,斜阳拖着长长的尾巴,烙红的霞子伴着晴风撒红了草鱼湖边。又是慢慢的散开,鱼姑娘划着小木船放着渔网。轻风摇着湖边的草林,荡起丝丝细细的粼纹回到湖心,散成一圈圈花瓣,静静的散远在光圈。斜阳拉着了鱼姑娘们的身影,长长的影混在水里,细腻的澈到心里荡起心粼。远远的你还是可以听到她们嬉笑声,是那么的清朗清爽实在,听见有姑娘在唱:“姑娘啊,姑娘要嫁人,打上鱼儿要买嫁妆,轻轻的水儿啊,映着你清秀的脸儿,梳着你长长的头发,又是一阵嬉笑,”姑娘拉起长长的竹竿,打在水面上,两排水花哗的撒在竹筏上,吓得姑娘们呀呀的娇气起来,有人生气了啊,哈......哈一阵笑。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轻风吹来带了凉意,在风里听见有声飘来。 “姑娘,回去了,天黑了你们几个姑娘在湖边不好。” 鱼姑娘:鲤伯,你回吧我们就回去了。 其中一个姑娘小声说着:我们还要网几网呢,姐姐嫁人要买嫁妆的。 又一姑娘说:小妹知道什么是嫁妆么
江盼 2013-02-01 16:20:10
独坐秋江夜畔, 遥望冬江薄似霜。 呜噎半杯酒苦, 心若两汤, 化愁几斤几两。 秋一情节, 冬着凉。 孤一时天明。
石头与疯子 2013-02-01 16:17:26
想了好久怎么写《疯子和石头》就稍稍写点吧。天渐晚,暮色沉甸甸的压下来,空气闷着,又热又硬,透不过半口气,大口大口的呼吸声,像吹气球般凝重不已。疯子躺在下水道口,孤独的自语着,声音轻雅,却如鬼话般,剥落着躯体后灵魂的残渣,清透这存欲之地,心无言了,又回到无声无息,孤独的喊叫,聆听的只是块丑石,没人相信疯人所述。 无可奈何疯子琐了心门,耳道也封上了,眼不闭不睁,呼吸淡弱,只是活着,。嘴里忘不了念叨着什么,像咒语一样可怕,。他病了,病得严重,似乎又恐俱什么,犹如空气也想将他压扁,心倔强,灵魂只得让梦寄托了,最后一口气,他只想跑,这样他起身就跑,不停的跑,不停的回头,好像有什么追赶,心硬了半截。气不接气,咳个不歇。脚开始机械的挪着,拖着长长的手,很不方便,胸口闷喊着,“快跑,我快疯了,无处可躲,到处是人。”一不小心,绊了个石头,头栽到泥汤里,喝了几口泥水,正要报怨(这该死的石头)。 突
共有9篇博文
!举报不良信息
2016, LC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 版权政策 | 使用协议 | 不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