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檀伊小姐……


博文列表 ( 最新 | 全部

我在千寻之下等你 2014-07-15 17:30:26
东京下了一场雨, 樱花散落一地。 我看过很多风景, 却没法一一刻进记忆。 多美的雨季, 可惜没有你。 我用时间记录距离, 还是没法靠近你。 走走停停,回去的路程已经太远, 你说的不离,我说的不弃, 留在第一条街左边的橱窗里, 摆设成了回忆。 我在千寻之下等你。 一千年太久, 我只争朝夕。
瓶邪微文 2014-07-11 16:40:45
张起灵的梦里反反复复出现一个眉眼温柔的男子,他走到哪,那个人便走到哪,一遍一遍地对他喊着:“闷油瓶,小爷我来带你回家了!” 醒来的张起灵总是习惯性地揉揉额角,从来没有情绪的眼中,各种别人没法看懂的东西渐渐显露,心里各种思虑更是百转千回。 那个人……那个总是在梦中对着自己笑的人,明明只是个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怎么会给人一种那么熟悉的感觉……回想起青铜门前擦肩而过的瞬间那个人抿紧的唇,张起灵微微蹙起眉来,总不该是遇见了什么怪东西吧,不然,怎么会对一个萍水相逢之人记忆那么深,还会为了那人一个细微的神情辗转反侧、坐立不安? 向来喜欢刨根问底的张起灵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下来,循着一条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那么熟悉的路一路东去,心底里有个声音告诉他答案就在那里。 “起灵嘞~~~~~~”悲凉的声音透过一层又一层稀薄的空气带着一圈又一圈细密的波纹往四周传播,还在赶路的张起灵一怔,突然觉得
悲伤逆流成河 2014-07-09 07:22:32
昨夜雨疏风骤, 苔径追忆曾游。 奈何今日雨滂沱, 侬也替江愁。 可堪回首? 一人独占一江秋。 今日为何浅淡妆, 江风引雨入舟凉。 满腹闲愁,数年经受, 谁似我无尽头? 新欢不抵旧愁多, 须知道人心不似水长流。 天知否? 云破月来花弄影。 人世几回伤往事, 山形依旧枕寒流。 愁听清猿梦里长, 醉别江楼橘柚香。 映日忽争起, 至今戴却满头霜。 夜凉吹笛千山月, 翻手为云覆雨手。 情多最恨花无语, 纷纷轻薄何须数。 千言万语无人会, 草木知春不久归。 痛饮狂欢空度日, 曾经沧海难为水。 幽梦初回, 望天不尽, 问梅开未? 两无言,相对沧浪水。 试看几许销魂? 阑干外,烟柳弄晴。 无奈归心,
瓶邪微文 2014-07-07 15:05:03
每当别人说到“闷油瓶“三个字,吴邪就会发呆。 从露水湿衣的黎明,到墨水晕染的黄昏。 从早春的第一声鸟鸣,到隆冬的最后一场雪景。 他发着呆,假装什么都没听到,假装自己不是吴邪,不是那个别人愿用一生换取十年天真的人。 很久,也许是很久以后,他终于发现,没用,就算你用手用各种其他的东西捂着耳朵,还是没用,“闷油瓶”三个字就像魔咒一般,可以穿透任何东西准确无误地击中他的心。 那真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折磨,会死人的,他知道。 于是他冷着一张脸,假装自己是那个话很少的男人,背着行囊,天南海北的走。 这样走着走着,时间就会快速流走的吧,这样走着走着,就会将人忘在风雪中,忘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的吧。 这样想着,身体某个柔软的角落,却传来阵阵钝痛。 后来,就是个奇奇怪怪的大叔了。 跋涉过千山万水,虚度了暮暮朝朝,好多东西都遗落在了旅途中,遗漏在了时光里
依然亲爱的 2014-07-06 19:29:54
女: 左转四十五度的大街, 红色砖瓦堆积的雪。 右边橱窗里的白色舞鞋, 它放错了季节。 男: 罗密欧的朱丽叶, 梁与祝化身的蝶。 十七岁的橙色邀约, 我还在静静地写。 合: 下个路口下条街, 下个冬天下场雪。 下个雨天的终结, 下个季节再分别。 女: 多年前的仲夏夜, 十五的月亮照亮的街。 十指紧扣的人影相叠, 从今往后的年年月月。 男: 天空还在下着雪, 谁在重复那情节。 天要黑了就分别, 却走不出当初的世界。 合: 我想念和你走过的街, 我眷恋和你看过的雪。 我信了月有阴晴圆缺, 因为我已和你分别。
惊梦O(∩_∩)O 2014-05-03 15:57:28
谢谢给我投票的亲和看文的亲。 作为一个小透明,看到亲们投的枝枝,特别的感动,有人喜欢梦梦就会继续往下写的,谢谢亲和亲们的支持。O(∩_∩)O 写手写文是一场孤独的旅程,特别是没有人看的时候,心理的那种滋味真的是没法言说的,有几分难堪,也有几分难过。 不过,路上有你们的陪伴就不孤单了。 无论什么路,都有荆棘,但走过去之后,总会有一个属于你的未来,或许光明,或许昏暗,可总得走着试试看,试试看,是那些个孤独啊悲伤啊难受啊厉害,还是你的坚持厉害,试试看,到底是谁比较坚强。 啊,其实就是想说,谢谢,谢谢一起写文的二次元朋友,谢谢给我支持的三次元朋友,谢谢读者们,谢谢你们的支持,谢谢你们陪我一起成长。 O(∩_∩)O O(∩_∩)O
共有6篇博文
!举报不良信息
2016, LC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 版权政策 | 使用协议 | 不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