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晨金……


博文列表 ( 最新 | 全部

“楚牧线”——第五组场景戏,这也是本剧第一集中关于“新爸新妈的新婚办完了,新儿女们会有怎样的即时新反应”中的“楚牧线”中的最后一组场景戏,具体内容是: 地点1:楚牧与文楠原来的小家 情节1:母子谈心论怎样去对待薛洋 基本动作内容及对话: (楚牧推门进屋,在门廊边的一杂物柜前,卸下肩包。又打开柜门,从中取出一双拖鞋。文楠从厨房出来,一手端一盘莱,一见楚牧,便高兴地招呼) 文楠:哟!回来了——来来我给你炒两菜、我还要给你打电话呢!呵呵…过来吃点东西! 楚牧:(换上拖鞋,走向客厅。边走边答文楠的话,口气沉重地) 我吃过了!(说完便走向纱发,坐下。) 文楠:(紧跟着也走向纱发,紧挨着楚牧坐下,想一下后说)也是:薛洋这孩子吧——也是…有点…不大像话(一于拍一下楚牧的手臂,继续说)但是你说怎么办呢?就你三爸一直就这么惯着他,因为觉得他是没妈的孩子。你三爸说了,说打小就这样:就只要饭菜有
“薛洋线”——第四组场景戏 地点1:薜茙样别墅里的二楼、薛洋房间内 情节1:薛洋向文楠宣示心态 基本动作内容及对话: (薛洋在自已卧房里玩电子游戏,文楠手端一托盘、托盘里有些个碗筷——推门进房,走到一茶几边把托盘放在茶几上。) 文楠:(边放托盘边说)薛洋,饭菜都是李姐重做的。你快吃吧 薛洋:(头也不回地乃只顾玩自己的游戏,边玩边说)我不饿! 文楠:(一边走近薛洋,一边愧疚地说)嗨——哎、刚才楚牧说的那些话…这孩子有时就那么讨厌,你甭理他!他老胡说八道的…(见薛洋乃只顾玩自己的游戏、没给予回应,又没话找话似地说)刚才李姐炒菜的时候,我在边上看了,现在火候呀、咸淡哪什么的我也都掌握了,下次我就知道怎么做了,没问题。 薛洋:(转了一下脸,毫不领情地说)菜有李姐做就行了,你又不是保姆! 文楠:(很意外、也很委屈、只得自嘲地说)为家人偶尓下子厨房,这不是…更有家的感觉吗…… 薛洋
“楚牧线”——第四组场景戏 地点1:薜茙样别墅低楼大门至围墙门柱边 地点2:夜市商业街边的人行道上 地点3:夜市商业街边人行道上的一供游人暂息的石凳上 情节1:楚牧与赵文论怎么应对豪门宴与豪门人 基本动作内容及对话: (紧接“薛洋线”——第三组场景戏的情节5的内容——只见 已是夜黑灯亮时分,楚牧从薜茙样别墅低楼大门出来,走到围墙门柱边时,听到手机铃响声,便掏出手机接电话) 楚牧:(气还很不顺畅地)喂—— 赵雯:(一边悠闲地背着肩包、一手拎一包东西、另一手拿一手机捂在耳边、在夜市街边的人行道上逛,一边搭着手机电话)哟——听这口气还真让我猜中了…… 楚牧:(站在薜茙样别墅低楼大门外围墙门柱旁,听着手机里传来的赵雯的声音:“第一天的豪门宴不好吃吧” …只有深叹一口气) 赵雯:(在夜市街边的人行道上站定,继续搭着手机电话)哎我买点外卖,要不要一起吃啊? (夜市商业街边人行道
“薛洋线”——第三组场景戏 不难看出:这一组场景戏就是第一集所有场景戏中的高潮戏,是“薛洋线”与 “楚牧钱”发生交叉爆发冲突的交叉点。因此,虽地点与“外插花”戏的展演地点基本相同,但气氛却发生了急转。 地点1:薜茙样的别墅里底楼外、门口边的便道上。 情节1:薜茙样带薛洋回家。 基本动作内容:薜茙样的小车驶到别墅里底楼外的便道边,停下。车左右门打开,分别走出背着双带牛仔布肩包、黑基色T恤配牛仔裤装扮的薛洋和全套黑基色西装“武装”的薜茙样。父子俩一齐走向家门。 地点2:薜茙样别墅里的底楼门道口与楼梯边。 情节2:薜茙样与薛洋进家门 基本动作内容及对话: (父子俩进入家门,李姐迎了出来) 李姐:薜先生(见薛洋也在一旁,惊喜)薛洋回来了!(忙迎过去接薛洋的肩包)来来来我拿着。 薜茙样:(看着李姐问)文楠他们回来了吗? 李姐:啊回来了!在楼上呢。 薜茙样:噢—— (薛洋一听
“薛洋线”——第二组场景戏 地点一:仍是以有大红颜色TPCHTNA标字的、大玻璃幕墙门面的小二楼为主体,但场景取的是二搂内和底楼内。 情节一:薜茙样叫薛洋回家住。 基本内容及对话:很简单——在二楼内、躺在纱发上想着什么的薛洋接了个手机电话,然后起身到窗前一看:底楼外场停着他老爸的车,于是下楼,走到正在察看底楼中放着的一辆高挡改装摩托车的薜茙样身边。父子俩打照面后,薜茙样说:“薛洋,搬回家往吧!” 薛洋略一想,点一下头答应了——就这些。 显然,这只是个链接片段,传递了两个小信息: 1•薛洋对老爸还算尊敬,父子俩的关系还算可以。 2•薛洋在后妈进门那天晚上改了一夜的车,其改的是高挡摩托车。 在这里,紧接以上情节,还在相同的地点里先穿插了一组楚牧线——第三组场景戏之一的内容: 地点1:薜茙样别墅里的底楼门道口与楼梯边。 情节1:文楠带楚牧进新家。 基本
2•“薛洋线”——第一组场景戏 地点一:有大红颜色TPCHTNA标字的、大玻璃幕墙门面的小二楼的外场和二搂内。 情节一:周浩对薛洋展露他对 “后妈进门” 的心态 。 基本动作和对话内容: (有大红颜色TPCHTNA标字的、大玻璃幕墙门面的小二楼的外场中,驶来一辆了红色的畅蓬顶跑车。车停在了小二楼的外场边。) (小二楼的二楼内,开门走进来个周浩,他见薛洋睡在沙发上,便向他走去。) 周浩:(先在一桌子上拿起来一卷纸“砸”薛洋一脸,然后说)今天没课呀? 薛洋:(懒懒地转个身,懒懒的口气)别吵!睡觉呢—— 周浩:(又从另一个桌子——写字台上拿起本杂志,边翻看边续话)你还真沉得住气,你这后妈昨天都己经进门了,你还能在这儿改一晚上车,赶紧搬回家去住吧你! 薛洋:(转头冷眼扫一眼周浩,又转回头说)我老爸结婚,我为什么非得搬回家去住啊? 周浩:(把手中的杂志往写字台上一甩,
楚牧线——第二组场景戏: 地点一:还是在某足球场(街边广场?)旁边,紧接第一个场景戏的景点。 情节一:楚牧、赵雯、新来的哥们观评文楠的新车。 基本动作和对话内容: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远处驶来,拐弯驶进了“中国农业大学”的校门——这似乎是在说明:地点一的某足球场(街边广场?)其实是在“中国农业大学”的校园里的景。) (紧接第一个场景:楚牧、赵雯、新来的哥们正坐在街边广场边人行道的台阶口上,楚牧、新来的哥们两人手中的冰激凌纸筒己不见了,三人似在闲聊。这时,楚牧接了个电话。) 楚牧:(一手拿着手机靠在耳边,一边喊)喂,你到了吗?…啊,进门了!(起身欲向台阶下走去,一边走一边继续喊)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啊? (赵雯、新来的哥们二人也随之起身,向远处张望) (那辆黑色的小轿车从远处向三人所在地驶来) 楚牧:(一手还拿着手机,脸上呈现惊叹)哇塞! (黑色小轿车停在了三人附近前广场
新爸新妈的新婚办完了,新儿女们又会有怎样的即时新反应?以咱的感悟:编导们用两条主线交叉的形式,顺势而为地来给了咱一部分回应的。这两条主线——咱就暂先命名它为“楚牧线”和“薛洋线”吧。 1•楚牧线——第一组场景戏: 地点:某足球场(街边广场?)旁边。 情节:楚牧与赵雯约会中谈论新爸妈。 基本动作和对话内容: 楚牧:(从一大楼出来,手上捧两纸筒装的东西,走向站在广场围栏边的赵雯说)赶紧、趁热!(并把手上捧的两纸筒中的一个递给赵雯) 赵雯:(接过纸筒一着后)怎么又买这种啊——你不能买个好点的?你妈都傍上大款了,你还不请我吃哈根达斯啊—— 楚牧:(底头看了下手中的纸筒)哎说实话,我就真不理解啊:你说那哈根达斯——除了价跟别的冰激凌不一样,还有什么区别?你要实在喜欢这样,赶明儿我给它换一哈根的包装,行不行? 赵雯:(边摇手边说)跟你没法交流…哎(很好奇地问),关于你的新爸
本剧的剧情是通过“解梦”来进一步拓展的。想来咱也确有这么一种观看期待。不是吗:这么个好端端的慈善男,看不出会有多少古灵精怪的想法,怎么就做出了这么个无理头的梦来呢?这不是很需要解析一下的吗?编导们着实是很尽责的,尽管走的还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的传统析梦老路,但析梦的说法确也能自圆其说和较能让人接受。剧情的进展显示:当躺在床上的慈善男被惊梦、气还没喘平时,就见穿着婚纱的老妈推门而入:“快起快起,快!我戒子找不着了!快起来帮我找找” …慈善男第一个反应是起床去追问老妈:“你穿婚纱干嘛呀?”在客厅里,老妈开始揭迷底:“嗨——你这孩子,我穿婚纱干嘛?我结婚呗!我穿婚纱干嘛,真是的”……对此慈善男的第二个反应就很有点搞笑味道了。他居然跟他的老妈急了:“哎—妈!你不知道我和赵雯的关纟啊?你、你什么时候认识她爸的?” ——显然,这小子还在梦里呢!他老妈也真够另类的,居然不知自己儿子的女朋友是赵雯(咱
回过头来再看《家的N次方》的开头集,感觉仍是很生鲜。这可能是因该剧的集数有些多,看到尾集,忘了开头集,是常有的事。当然,这也正好说明咱是“非专业人士”一族的,属吃完餐就埋单走人的一类。比较在意的是饥饱的感觉,很少在意的就是 具体的细节。不过,若说一点也不在意细节,那也不尽然。比如:若是看到几个严重伪劣的细节时,也还是会怒火中烧、小题大作、拍案而起、骂声耶耶的。因此,咱这一类,在“专业人士”眼里还可能就是得理不饶人、鸡蛋里挑骨头、胡搅蛮缠的一类。对这一点,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其实并非很纠结,这只是大千世界里“众口难调”的细节之一,“多元并存”的一个现实,既无奈,又无碍。 所以,对各种口味的话语,咱还是多担待点,喜欢就听,不喜欢就不听,用不着“你死我治” 的斗嘴。应该相信,各种自然的或人造的资源,自有它自然的落脚处。我不喜欢的,正好是他热捧的,这很正常。只要对我不喜欢的——不去想方设法逼着他
共有138篇博文 [1] [2]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举报不良信息
2016, LC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 版权政策 | 使用协议 | 不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