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晨金……


博文列表 ( 最新 | 全部

饮完酒后的楚牧长舒了一口气,抓过酒瓶一边为自已和老爸续酒,一边说:“哟~跟您聊会儿天我真是心里边顺畅多了…” 听楚信自得地应了一句“那是~”后,就又把话题引向老爸:“那怎么着,咱们还是言归正传…” 听楚信又应了一声 “好”后,便顺势而上:“哎、你倒说说,你倒底喜欢什么样的呀?啊?你说我妈都三婚了,您还跟这儿耍着单呢,是不是?你说我这心里边……” 楚信忙打断儿子的话:“儿子!有一件喜事我得告诉你:下个月我就调回研究所、带我以前带的那个项目了!” 楚牧有点惊讶:“真的呀?” 楚信肯定:“是!”并作解释:“有一投资人呀,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看到了我以前项目的研究报告,说特别感兴趣、非点着名的让我回去,重新带项目组。哎——第一笔投资款都打过来了!” 转而又说出了一个心中的疑问:“可是现在这事我一直在纳闷呢:这天上怎么就突然掉下馅饼来了呢?按理说你老爸没这命啊…” 楚牧却一付不信邪的劲,一拍
在第三集中,相对于 “薛洋线”、“周浩线”、“赵雯线”而言, “楚牧线”上的人物故事很凸显地成了“重头戏”,其中又以 “楚牧与楚信”的故事和“楚牧与齐齐” 的故事这二大叉枝为主线。 一•“楚牧与楚信” 的故事 • 看完这段故事后,咱的观后感觉是:好一个 “父子情深”的故事耶!很受感动! 其实,这一段故事也只不过是属于“平淡中见真情” 模式的平凡故事,通过很平凡的人物之间的对话内容、语气、相互交往的举止、态势,来演译其特定的情感关系的。在受“赵雯强吻薛洋” 事件强烈冲击的楚牧,最初的反应是好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而想起的第一个可以倾诉一下的人就是楚信——自已的亲生父亲——这个前提的设定就给人以“父子情深”的框架界定。针对人们向往的探知究竟的心情,编导们推演了这么一段故事,具体细节是这样的: 场景一:一辆行驶的中巴客车内。 情节一:楚牧靠在一座位上,眠想着。
看完整个第三集的故事后,咱发现:按第二集留下的看点线索来分列,则可得出总体上有如下述的二个大致印象: 1•在本集的故事情节里,主要的“楚牧线”、“薛洋线”、“周浩线”、“赵雯线”上的人物故事,都被面面俱到地关照到了。 2•本集故事情节的重头戏被编排在“楚牧线”上了,并从“楚牧线”上生出了两个枝节:“楚牧与楚信”的故事和“楚牧与齐齐” 的故事。 先分记一下对“小戏”人物的印象记忆吧—— 一•遭赵雯“强吻”的薛洋• 编导们让他作出的反应还算是比较强烈的:气得直用纸巾擦嘴唇,要去飙车以泄愤,并对周浩要找机会整一下楚牧的提议表示默认——只是不要整大发了、引来老爸找自己算帐——就行。回到家里时又敢当着老爸的面嘲讽文楠,而后是宁愿闷在自已的房里对着亲娘的照片发呆也不愿与老爸和新妈(文楠)同桌吃饭……不过,在这些举止的展演中,咱还能“无意”地发现
在第一集故事中的二条主线:“楚牧线”和“薛洋线”,其主帅人物——楚牧和薛洋,在第二集的故事中可就暗然退居二线了。先说薛洋吧,完全成了配角:先是被周浩挑拔了一番,回家刚碰上无理头的文楠正在他房间“做好事”(喷洒熏衣草油精什么的,说是女孩都这么做以肋睡眠的……),于是向文楠大发了一番雷霆、还稍带上了挤对一下楚牧(怪楚牧为他送牛奶放错了地放——放在了他妈的遗物——一旧式的梳妆台上),总之是闹得天怒人冤的,这里的薛洋完全成了“周浩线”上的出色枪手了。然后是被文楠的一纸留言又引入了一场 “烧烤宴”派对,最后竟遭到赵雯的强吻、又成了“赵雯线”上的牺牲品……哀!真是够倒霉的——倒霉蛋一个! 说到楚牧,他在第二集的故事中的展演也不比薛洋好到那里去:仍然是受气包一个。最后是被人甩了还是个丈二和尚……不过在这中间,他还是有一段很亮丽的表现的,也许是咱很注重这一点,才认为这是亮丽点的。这段亮丽的表演是这样的:
从“赵雯正面迎战苏泉(Spring)” 的故事细节里,咱至少可解读出如下的二条信息: 1•在这一个故事里,编导们给咱带来的是一个时尚界的异类“符号人物”,甚至可说是时尚界的一个变态怪胎。这或许与编导们有喜好搞怪的心态倾向有关系。看看编导们选编的初出场的一些主要人物角色的样儿:好端端、响当当的企业的市场部部长、“功力不浅”的文楠,硬是被编排得是那么的弱智和无理头。外貌很帅气很酷的薜洋,却被套上了“冰块”的绒装;聪明机智的周浩,却被强加了很离谱的“家仇”,专去从事阴暗的勾当;挺鲜亮的大美女赵雯,却被按上了“很不要脸”的直白得没羞没耻的秉性;时尚界有那么多通情达理、让人感觉可亲可近的达人,却偏去拉出个异类:一身怪模样、一付臭脾气、一付拒普通人与千里之外的自恋狂相……虽说人们在理智的时候会哈哈以对,清晰地认识到这个Spring只是时尚界的一个变异品种,是个特例,但也不能保证粗心的人们
应该承认:编导们用二个场景为咱编演的这段“赵雯正面迎战苏泉(Spring)” 的故事,还是得很精彩的。细细回展一下各场景的内容,也是蛮有趣的。咱看到的内容,大致是这样: 场景一:一大楼底层、一色的玻璃幕墙门厅里。 故事内容: 一小伙子拉开玻璃门,进来一位头发染成黄色、穿着难分男女、细皮嫩肉、嗓音扭捏、一时还真有点难以分清是男是女的人。此人一边往门厅里面走,一边对为他开门的小伙子说着话。 苏泉:这次给大片配的文稿,简直是太恶心了!哎——我们社现在开始招小学以下文化程度的人了吗? 小伙子不置可否。 苏泉:马上叫人改了!(见小伙子点头应承了,又继续吩咐)给欧文打电话,把过几天那场秀的设计师所有的资料发给我,(已走到一组打卡机旁了,小伙小连忙为苏明打卡开道,苏明便边走进打卡机通道,边继续说道)包括他们以前的图片和文案。好吧? (听小伙子应了声“好”后,紧急着又继续吩咐)还有、中午以前
不管怎么八掛,从第二集的开场戏的编排来看,编导们基本上还是在紧接第一集中演留的线索来展延第二集的人情故事的,这为咱熟门熟路地去沿原有的“文楠线”、“楚牧线”、“薛洋线”,和新分叉的“赵雯线”、“周浩线”——进行细察——提供了方便。这不,在第二集里,“文楠线”提供的有关文楠的故事是让文楠这一人物更加的显得“无理头”和超弱智:自以为是地去为薜洋的房间喷洒熏衣草精油、还支使楚牧去倒一杯热牛奶,希望以此向刚回家的薜洋示好,表示助其克服失眠之热心,结果被薜洋恶声驱斥。事后,又一味“很原则”地劝压楚牧的愤怒,弄得楚牧哭笑不得。最后,竞不顾楚牧和薜洋一时形同冰火的现实,硬是通过“做工作”把楚牧和薜洋拉在一起开“烧烤宴”,终于发生了“赵雯强吻薛洋” 的“意外事件”而把薜洋彻底激怒、还把楚牧也搞得南北不分、稀里糊涂……且不说咱对“文楠”这一角色型像的期望就此便雪上加霜,就是在同一集本中的其他人物的故事所提供
带着点看“八掛”戏的意念,再来看本剧的第二集,着眼点就大不相同了:再不用去关注“真实性”、“可比性”、“社会效应”、“社会责任”……而换之以“够不够怪”、“够不够玄”、“够不够狂”、“够不够无理头” ……这其实也是很考验想象力和“脑筋急转弯”的穿越能力的。 当然,作为一部电视剧,不管它是坚持走“现实主义”路线、还是走“无理由调笑”式的“八掛路线”、或是走其它什么样的路线,其基本的演义的线索还是一样的:由几条主线、加带几条副线的情节的伸展,不断地推动剧情向深度和高度沿伸。区别只在于所能达到的深度和高度的挡次有所不同。当然,这也只是咱个人的观点。 下面,咱就以看“八掛”戏的观点和意念,来再次细看一下本剧的第二集的具体内容,记一点看后的感悟。 第二集一开场,最先展现的是一家装璜得富丽堂煌、显得很是豪华高挡的酒吧间内堂的场景,起初咱还以为是编导在搞超级乌龙:竟不接第一集留下的悬念线索展开细叙
至于以上两个地点中两段戏的后一段,则除了给楚牧一个解释的机会——让他解释一下为何与这么一个跟自已很不对路的“赵雯”谈了两年恋爱——再就是:为未出场的又一重要角色——“齐齐”——鸣锣开道。在楚牧的解释中,让咱看到了其还有有时好“一扫一大片” 式的偏激,而在为“齐齐”鸣锣开道的剧情中,又让咱看到了楚牧也会对某些人事产生莫名奇妙的恐惧——这么一副搞笑的嘴脸。有趣的是: “楚牧”的 “恐惧”传导给咱的只是好奇和好笑,而不是真正的“恐惧”,这就产生了很强的喜剧效果和悬念感,它会比较有效地引起咱对继续观看第二集的渴望或期待。这一点,编导们谋划得很高明,也很费心。 当然,编导们并不是只留一条悬念线索来引诱咱的续看期待的。在“楚牧线” 和“薛洋线”——这两条主线交叉展演的间缝里,编导们还“不经意地”从“楚牧线”里分叉出一条“赵雯线”的副线,又从“薛洋线”里分叉出一条“周浩线”的副线,以这两条副线的沿伸悬
“楚牧线”——第五组场景戏之 地点2:一小快餐店里 情节2:楚牧、达子、论薛洋及应对赵雯的新变化 基本动作内容及对话: (一小快餐店内,楚牧、达子正面对面坐在一张餐桌边,边吃着饭边聊着话) 达子:哎、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那公司还可以吧? 楚牧:相当靠谱…我己经准备好在里边大展一番拳脚,必须得在实习结束前,让他们把我给签下来。(话说到此,忽有感觉,即放下手中的饭碗,拿起边上一盛有可乐的杯子,对达子说)你我就不用说谢了啊—— 达子:(很响应楚牧的话,也拿起自己手边的同样盛有可乐的杯子,与楚牧的杯子碰了一下,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后,继续说)昨儿去新家吃饭了? 楚牧:(一提起这事就叹气)唉——你别提了!提起来我头都晕…(听见手机铃响,便拿出手机先看一看然后就接听)喂——我跟达子吃饭呢…啊、我跟达子吃饭呢…就公司边上那个么!啊——就那个十字路口往西那个…唔…唔!(挂断电话、对达子说明
共有138篇博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3] [14]
!举报不良信息
2016, LC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 版权政策 | 使用协议 | 不良举报